脑瘫少年高考超过一段线47分带着妈妈的期望远赴北京求学

k8051.com凯发_凯发k8

2018-10-24

2018年08月19日09:47来源:钱江晚报原标题:脑瘫少年高考超过一段线47分带着妈妈的期望远赴北京求学石炜刚从小到大获得了许许多多的奖状▓。 脑瘫少年高考超过一段线47分带着妈妈的期望远赴北京求学18岁▓,羽翼渐丰,少年即将展翅翱翔,前方的路,是否是通途▓?再过不到1个月▓,18岁的石炜刚就要启程了,目的地是1000多公里之外的北京化工大学。

这是他18年来第一次远离父母和家乡。 一个人▓,在陌生的学校,会适应么?说不担心是骗人的▓,爸爸妈妈知道,儿子与常人不同。 因为小时候罹患脑瘫▓,石炜刚右手和右脚不像常人一样灵活▓。

桐庐县横村镇方埠村,“中天·钱报”助学行动来到了石炜刚家。

幼年的时光里妈妈带着他四处求医眼前的这个小伙子▓,有些腼腆,只是微笑着,帮我们搬来椅子。

一旁的妈妈范丽,眼神里满是疼爱,“他走路不是特别方便,所以很少出门▓,是内向了点▓▓。 ”人生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的,坎坷与磨难总会或早或迟地出现▓▓▓。

范丽没有想到的是,在儿子石炜刚还那么小的时候,会听到这样的噩耗▓。

“同龄的孩子走路都有模有样了,可是他走起来还是歪歪扭扭很不稳。

”担心的爸爸妈妈把炜刚抱去了医院,结果如晴天霹雳——这些所有的不寻常都是因为脑瘫。 忍着悲痛,妈妈带着年幼的炜刚,开始走上了求医之路,奔走在各大医院▓。

当打听到针灸治疗可能对病症有改善▓▓,范丽放下所有▓,只身带着3岁的炜刚赶赴外地求医▓▓。

早上起来给儿子做好早饭,马上赶到医院做康复治疗,“我真的算狠的,那么小,头上扎了16针▓,还有手指缝、背上都扎了▓。 没有办法啊,都是为了他能好起来。

”做完治疗,范丽又抱着儿子回到租住的地方▓,烧菜做饭忙午饭。 稍微休息一会儿,下午又继续带着炜刚锻炼▓,上上下下地扶着儿子走楼梯,然后按摩。 “我在这里陪着他治疗,他爸爸打工挣钱。 ”直到现在回想起来,范丽的鼻子都会发酸▓▓▓,“那段日子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就这样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范丽最终带着儿子回家了。 一来是效果不明显了,二来经济压力太大了。

炜刚慢慢长大了,从懂事起▓,他就知道自己与别人的不同▓。 右手手指总是不听大脑使唤,没办法做细巧的动作,连带着右脚脚趾也这样。

不能用右手▓,那就用左手,从小▓,爸爸就训练炜刚用左手写字、吃饭、拿东西,渐渐地他的左手越来越灵活。 “在脑瘫的病症里▓,这样的情况算轻的,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高考成绩635分学习上从未让妈妈担心过爸爸妈妈的鼓励,让炜刚重拾了信心。 这个“不一样”的孩子,一路用优异的成绩证明了自己。

妈妈范丽的手机里一直存着一条短信,那是6月22日收到的炜刚的高考成绩——635分。

“比他自己估算的成绩高了十多分。

”范丽说,知道是高考成绩出来的日子,一整天她都把手机捧在手里,收到短信的那一刻,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

“儿子好样的!太争气了▓!”其实▓,懂事的炜刚在学习上从来都没有让妈妈担心过。 这个腼腆安静的男孩子,在放学后总会自觉地完成作业▓。

爸爸妈妈担心他课业跟不上,让他和别人一样去上补习班,炜刚却都推辞了▓▓,他总是说,“爸爸妈妈赚钱太辛苦了,我自己用功学就好了▓。 ”小学▓、初中成绩名列前茅,考入重点高中▓,成绩同样优秀。

不仅如此,炜刚还参加了2012年杭州市青少年残疾人田径、游泳▓、射击锦标赛▓,2015年杭州市残疾人田径、游泳锦标赛,努力奔跑的他获得了一个又一个好成绩,捧回了一张又一张奖状。 采访时,范丽拿出一个红本本,轻轻的抚了抚了红色的封面,打开。

这是一张奖状,属于妈妈范丽,奖状上写着,“范丽同志,荣获‘最美桐庐人’——首届中小学‘十佳美丽家长’称号。 ”范妈妈说▓,到现在她都记得上台领奖的那一刻▓,“那一刻很自豪,自豪的是▓,我有一个优秀的儿子▓。 ”微信昵称“自强厚德”这是妈妈的期望到炜刚家采访的时候▓,炜刚的爸爸妈妈正在忙着做活▓。 房间的地上堆满了一堆针织围脖,炜刚的爸爸妈妈正在给围脖钉上纽扣。 桐庐横村是有名的针织小镇▓,因为小镇上很多企业做的是外贸生意▓,所以每年夏天都是生意最忙的时候。 钉一颗纽扣3分钱,范妈妈说▓,这活就是赚辛苦钱,耗时间,熬出来。

每天早上6点开始工作,中午休息一会儿▓,一直要做到晚上10点,这样的工作强度▓,一个人一天大约能赚上100多元。 “不过,这仅限于夏天这两三个月,过了这个旺季,活就淡了▓。

”炜刚的爸爸说,孩子妈妈身体不好▓▓,没舍得让她这么熬下去▓。 原来▓▓,炜刚上初中那会,妈妈查出了甲状腺癌▓,虽然做了手术,可身体一直很虚弱。

“炜刚很懂事的,虽然手脚不是很方便,可我生病那会,孩子都会主动帮忙烧菜▓、做饭,孩子也心疼我。 ”炜刚还有个弟弟,差了他好多岁。 范妈妈说▓,再生一个孩子,其实夫妻俩也想了很多,日子虽然会过得更艰难,但以后▓,兄弟俩能互相有个照应▓,特别是弟弟▓,长大了能帮忙照顾一下哥哥。

炜刚就要远行了▓,1000多公里之外的北京,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同学,妈妈说,不担心是骗人的▓,但她相信儿子,一定会勇敢乐观和坚强▓。

就像她给炜刚取的微信昵称:“自强厚德”。

“妈妈说,希望我能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炜刚的眼神里透着坚定。 本报记者王丽编辑:刘增煜。